困告

爬墙无数
盾铁是永远的白月光❤️

一点写作经验

受益匪浅!!

纳兰妙殊:

之前有朋友说希望我分享“写作经验”。说实话,我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,边写边琢磨,边学边总结。以下几条是我读书写东西最经常想到用到的,对写同人或写原创小说同样适用,因为我自己就是两样都写嘛。


虽仅一得之愚,亦聊备一家之言,不揣冒昧,献丑于同好。




1. 先确定结局。


这是开写之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。想象出结局的情节、情绪、画面、一部分对话,甚至,把它先草草地写出来,然后反推上去,引导整个故事向它流淌。


为自己准备一个精彩、得意的结局。中途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想想结局,想想怎么能浪费那个早就在终点等待的结局呢?动力马上就来了。


但,也要警惕为了凑成特定结局,勉强人物做出不合理的举动。




2. 预备好所需文献。


不要想全部读完再开动,那样耗到明年也开不动。大致读几本重要的,就开写吧!


边写边读,就像充电一样。写累了,缺乏灵感,拿起文献来读,往往会有意外收获。




3. 用刀前要磨刀。


为自己定几本可当做“磨刀石”的书。


肉铺切肉的大叔,时常需要抄起一根磨刀棍,把屠刀正反正反唰唰磨两下,再继续干活。


动手写之前和期间,也都要磨一磨语感。拿起自己的磨刀石,读五到十分钟,让自己脑子里的造句机器以好的节奏运转起来。


杰克·伦敦说他在屋里墙上贴满小纸条,上面抄着他觉得好的句子。那就是他的磨刀石。


私人觉得好使的:莎士比亚全集,《微物之神》,海明威,帕斯捷尔纳克。再多就不能说了!私藏石不舍得告诉别人,嘻。


学点好的!多学死人书。不要学郭小四、六神磊磊、七堇年、八月长安、九夜茴……(带“五”的还真没找到,差点写上五月天)


金庸《越女剑》:



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,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。每个人都知道了,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。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,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,越国剑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。




那些已经画图凌烟阁、造像总统山的大师们也是这样,不用学到太多,能捕捉到一丝一忽的影子,刻苦研习,已够无敌于天下了。


比如莫言。他自己说,当年看了福克纳的小说,根本没看多少就豁然开朗,立心要创造自己的“约克纳帕塔法县”,创造自己的“一块邮票大的地方”。那就是高密。


最终莫言也拿到诺奖,与福克纳并肩立于世界文学史之中,各自统治着自己虚拟出的文学王国。这真是个令人快乐的故事。




4. 重视第一章。


第一章对整篇小说来说太重要,也是写起来最吃力的部分。


首章定基调。它确定了小说的气味、颜色、口音、拍子、副歌,以及,故事是条衔尾蛇,从哪块鳞片开始讲?以怎样的角度把故事抛出去?很多极微妙的东西,全在第一章里。


——所以说最重要的技巧,不是写,而是选择。


菲利普·罗斯:



开始写一部新书的过程可谓痛苦不堪。我经常要写上一百页才会有一段幸存下来。接下来我会重温六个月里写下的内容,在可以保留下来的每一个段落、每一个句子、有时是一个短语下面标上红线,然后再把所有标过红线的地方打印在一张纸上。保留下来的内容往往不超过一页纸。


不过,如果幸运的话,这些东西就可以作为第一页的内容。我需要找到最鲜活的东西来给全书定调。可怕的起始工作结束后,接下来就是几个月的自由表演了。




马尔克斯:



最难写的就是第一段,第一段我要写几个月,一旦写好它,其他的就容易多了。第一段解决了一本书的很多问题。第一段是整本书其他部分可以参考的模板。





所以,认真考虑第一章的各种可能——是《百年孤独》“多年后……”这种一句横跨几十年、埋下伏线的奇幻、沧桑式,还是《变形记》“一天早晨格里高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”那种简洁简明开门见山式?——然后做出选择。




另外,凹造型的第一章不是好的第一章。要(看上去)非常自然,像娴熟的老司机,松手刹换挡轻踩油门(看出来没?爷是有驾照的人),车像海豚钻入海水一样油光水滑地前进了。




5. 少用成语。少用成语。少用成语。


注意,是“少用”,不是绝对不用。


用大量成语和习语的,是庸才。是语感迟钝的粗人。


一个作者的日常本职工作:提高审美,锻炼语感。


要有一点文字洁癖,多少要有一点。对不够美的东西,一定要敏感。就像豌豆公主对床垫下的豌豆一样敏感。




不要写一个女人“亭亭玉立”,不要写一个男人“玉树临风”,不要写一个孩子“憨态可掬”。


在小说的叙述过程中,成语非常破坏语感。因为成语自带体系和语境,四个字,“刻舟求剑”“邯郸学步”都是一个完整故事。把成语放进小说句子里,就像给玫瑰花圃里放进一只狗。


领导讲话:“我们几个国家虽然国情不同,但是一定要同舟共济……我们要敢于壮士断腕,迎来凤凰涅槃……”那是因为讲话需要简洁,用尽量少的字词表达更多的意思。


毕飞宇写他读《朗读者》的中译本,里面汉娜换袜子译成“她金鸡独立似的一条腿站着”,他立即觉得这个译本不够好。


要是能像汪曾祺似的这么用——“你们全都是含苞待,每个人都有锦绣前!”(《云致秋行状》)那也行。问题咱不是汪曾祺呀。




作家在小说里创造的世界,必须是新的。新的主题曲新的语感和意境,自成王国,自有一套行星恒星的运行规则。


这是作家的尊严和权威所在,不容侵犯。




——什么?用网络流行语?朋友我不想跟你说话。




6. 慎用比喻。


“他眼里有全宇宙的星星”“他眼里有一整个海洋”……这种陈词滥调,就不要再写了!


贫乏的喻体,暴露作家掌握的词汇量的贫乏。


其实小说之美,美在结构、节奏、文体等多方面。比喻诚哉小道。不要总盯着比喻。如果觉得自己这个比喻句不新鲜,不美,不合适,那就不写,这也是个尊严问题,宁卖仙桃一口,不卖烂杏一筐。




——如果确有这方面的爱好,也确能写出有趣的比喻来,那……就要克制了。


——上面这句说的是我自己。我正在努力克制自己,少用比喻!不要老想着炫技!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漂亮句子出来、自己坐在电脑前得意!




每条比喻是一次短暂的刹车,读者需要停下来,跟随作者走进比喻句的岔道,再走回来。多几次暂停和岔道,能增添层次感和趣味,但花在岔道上的时间太多,这趟旅程就喧宾夺主了。


好小说不是比喻句集锦,不是比喻句的画廊。不是把漂亮的比喻镶上框子挂个满墙就是好小说。


国内很多人学的是张爱玲。是,张爱玲喜用尖新的比喻,但她没有失却对节奏的把握,更重要的是,她的比喻后面有洞见,对人生和命运的、高人一筹的洞见。所以其实不是比喻好看,是她的见解好看。


——犹如:皮肤好并不是皮肤好,是身体状况健康,皮肤才能光洁好看,皮肤只是一个外化可见的表象。不去整体增进健康,光花心思在护肤上,没用的。




更高级的作家,绝不把功夫用在比喻上。其实我的比喻句英雄,是福楼拜。但他令那些句子隐匿在小说中,因而人只感到它好,浑然地好,并不一惊一乍地觉得他的比喻句美得吓人。


太多的比喻,倒胃口,败坏节奏,把叙述搅成一滩浑水。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就是反面教材。




7. 贴着人物写。


要按照人物本身的性格写!不要自己跳到人物的躯壳里,用自己的性格代替人家做出反应。


举例:丈夫/妻子和情人偷情,其伴侣发现了,她/他会怎么做?


心思深重的英国丈夫,悄悄带上门,不令他们发觉地离开了。不久后带妻子去了瘟疫流行之地。(毛姆《面纱》)


愤恨难平的中国武汉妻子,到楼下打电话给警方,称有人卖淫嫖娼,让丈夫被抓,身败名裂。(方方《万箭穿心》)


这两种不同的反应,都是独一无二,只有“那一个”人才能做出的。




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、智商及格、成熟正常的男人,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,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“像慵懒的小猫一样”惺忪地伸懒腰、发出“可爱的声音”,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。


除非你认为“萌”比尊重人物个性更重要。




(TBC)





所谓“经验”,暂时想到就这么多,以后想到别的再补充吧。


以及我今天终于交稿啦!多比是个自由的小精灵!明天开始可以尽情玩几天同人了。等我更文哦!XD

【扫文】

天哪,想哭qaq他们就该这样

扫文记录:

未读信箱 by:皇飞雪
队3到复3后,史蒂夫和托尼的短信记录。
给皇太跪着打一辈子电话!

截自《泡妞专家》(The Pick-up Artist)。调过色。自用当壁纸了
你糖年轻的时候真的太好看了,超级超级甜!!当然现在依然貌美如花英俊潇洒帅气有气质prprpr

期待复联4大家还能together qwq

眠狼:

关于托尼·斯塔克的昆式战机。(共4P)
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《雷神3》观后感,是关于钢铁侠,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——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,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。
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
托尼开着飞机,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。
巴顿受伤了。
浩克变回了班纳,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。
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。
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,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,转而安慰他。
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。
托尼这个调皮鬼,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。
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,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,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,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,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。
而班纳博士呢?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,有些怀疑,甚至有些悲观。
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,而不是布鲁斯班纳。
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,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“最强复仇者”的认证。
不是浩克,而是班纳。
你看,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,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,可是我们在一起,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,一个最棒的队伍,我们是复仇者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↑以上引用原文链接:网页链接
我无数次的祈祷,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,即使现实冷酷,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。
敬漫威MCU十年,敬我们的英雄,敬复仇者联盟。

#汉尼拔人格为何高深以及:威尔究竟有多爱他#

暴力仓鼠x:

康德谓之人性的嫁接恶习即是谋求现不存在的属于他人的优势,本着安全起见的心态为自我谋求此种优势。在某种程度上讲“我希望拥有非生存需求事物”已不是美德,它总与嫉贤妒能、幸灾乐祸紧密相连。而无为地进行科学探索也是人的禀赋之一。做自己还是做世界的主人?自己并不如世界真实,却未见准不如世界丰富。被放弃的欲求并不会凭空湮灭,而是转化成了理性的存在主义式好奇。


很明显,汉尼拔是没有野心的,原本的汉尼拔人格甚至不存在康德谓之的“动物性”与“人性”的诸种嫁接恶习。他是自己的主人,而他的世界非常丰富,他把自己对世人的冷性转化为思考的力量。


一个世俗的定律:唯有置身事外者才能更好地观察到事物的本质,如人对动物的行为进行观察从而找到其种族习性的根本动机,又如弗洛依德永不放弃对原始部落习俗的探讨。由此便解释了:为什么一个没什么社会经验、与世无争的宅能建立一个完整并且说得过去的逻辑体系。当此宅受到干扰(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)时,自由便受到挟制,那被称作“灵感”的神奇动机便会枯竭。


不论是哪一种乌托邦都如同《美丽的新世界》中所演绎的那样一触即碎,“想要”和自由原是矛盾。在孤立中进行观察,理性总结是人本姿态之一。一颗缸中之脑所能感受到却无法阐述的一切,也能够涉及维特根斯坦的神秘之域。


潜意识中的一切不以语言形式呈现。而人们对“维特根斯坦神秘之域”的所感是不能以有逻辑的形式进行思考亦无法言说的。汉尼拔却能够利用人的潜意识,使用光斑、声音或者一闪即逝的图像使人产生对某事的错觉或是错误理解。可以肯定的是:他的灵感来自于对他人的观察中(他也是个宅)。而这种观察已经细致到了心灵、潜意识的层面。


所以,“涉世很深”究竟是不是资历?痛苦总像是核反应堆一样,对自性具有巨大的推进力量。于是经历仍旧是资历。而“证明自我存在价值”和吹牛逼获得的满足感,却只能使力量枯竭,这两种习性同样是野蛮的。


汉尼拔对自我的隐藏行径,及从不要求、吹嘘的人格模式使他能够保留每一件事情留给自己的真实之感。语言具有对自己的欺诈性,常常使人对过去事物产生错误认知,所以汉尼拔从不提起过去。他用“记忆宫殿”保存了他所经历过的一切,他能看见自己一生中的所有经历,那么这个记忆宫殿就是个属于一元论范畴的世界了。这是否有点可怕?而这也使他完整地保留了自己对每一件事物的真实之感,他的创作力量及情怀、残暴欲望皆由此处而生。这也是威尔第三季为什么一定要探究他的过去的原因。他想要完全理解汉尼拔,就必须从他的所感入手。


于是,什么样的人比较有头脑?不接地气、禁欲、自在、无为、饱受折磨、不在同情心驱使下进行思考、放弃宗教道德观而只保留自身承认的人格性美德的人:汉尼拔。一个不占据人类道德高点,同时具有上帝级逻辑能力的完美男神。


什么能够把汉尼拔拉下神坛?一个爱情的信号:威尔。受到自身情绪干扰,处于跃跃欲试、蠢蠢欲动的心态中,为更好地理解“伴侣”而不停地共情他的所感。这时的老汉已经受到了自身动物性、人性嫁接而生的诸种恶习(如冲动、饕餮、无法无天、争强好胜、竞争意识等,在雄性身上更为明显)的困扰中,无法自拔,因为他产生了“想要得到”的念头。


宗教曰“一切无自性,皆奉因缘而定”。此时汉尼拔唯一能够消灭因果事件,使自己找回自我及意识的“记忆宫殿(汉尼拔式乌托邦)”的方式就是:杀死威尔。这个行动的失败消灭了他最后的重获强烈自我意识的可能,从而他彻底成为了爱情的俘虏,一切情绪皆受威尔的语言、行为所牵制影响。在遭到威尔拒绝后,他选择了自首,这是彻底放弃丧失“自我”后的沦丧表现。也可以理解为:爱情在汉尼拔心目中的地位,已经超越了“汉尼拔”。


他跪在雪地里投案自首时递给威尔的眼神,可能是一个邀请:来共情我。而三番五次被坑害的威尔已经不愿意去共情汉尼拔的所感,或者说,这时的威尔已经决定将汉尼拔赶出自己的生活,所以即便是发觉了汉尼拔的用心也不会再次接受他以“朋友”的身份接近自己。


后期威尔向杜医生求证“汉尼拔是否爱我”则说明他与汉尼拔共同经历的一切又一次被提到了他此时的心境中,重获重要之位。而汉尼拔在狱中的乞求“想我”既是要求威尔共情他的行为(可能是他的自首心态),汉尼拔从不提出要求,而他之所以向威尔提要求,必是因有提要求的资格。他的行为乃由威尔的语言、行为所诱发。“共情他”似乎就成了威尔所必须承担的责任、义务。在确认了自己与汉尼拔的恋爱关系后,威尔便产生了与他共死的愿望:对于热恋中的拔杯来说,不能与对方共同生存,又不能独自生存,那么结局就只有:共同死亡。




对红龙的杀害就像一场祭祀活动一样,而婚礼本身也是一种行大事前的祭祀活动,目的是让双方进入如神助的状态,摆脱对性爱(处女之血)及彼此人格结合的恐惧。红龙的死标志了汉尼拔重获“邪恶的主人”之位(在这里要阐明一点:汉尼拔的不可战胜性。汉尼拔是他自身一切罪性的主人,而非奴隶,这也是他优于红龙之处。他是一个知道自己姓名的魔鬼,而其他变态不过是害人的游魂)。同时,威尔的浴血则会使他那倾向于汉尼拔人格的残暴欲望得以滋长。总之,红龙一死,拔杯便真正结合。腐勒爸爸甚至安排了这场婚礼的“吻戏”:崖边相拥。老汉很丈夫地说了“这就是我想展现给你的一切(聘礼?牌场?)”威尔表示“Its beautiful(我接受了)”。


威尔靠在老汉怀里时有一个停留的特写镜头,此时威尔眼中流露出的沉醉之色,标志了属于“善良的威尔”的那一部分自我意识的消亡。


“自杀”在哲学上是多意的。而在对死的理解中,最通常也最有论据的一种是:死亡的事实是人们追寻生命意义的最深层动因,死亡赋予了生命存在的意义,生命的意义就是死亡。死亡亦有摆脱一切束缚和限制的象征性。在一定程度上说,威尔的“自杀”赋予拔杯恋情事实性存在,而且是摆脱世界对他们关系的一切束缚、限制的自发性行为。他不是在拒绝,而是承认、接受汉尼拔,他彻底摆脱的,是世界加诸于他脑中的道德、善恶观念。


我个人感觉:真实的威尔比他的表层更感性(强大共情能力)和黑,受到老汉的诱惑程度更深。威尔在与杰克商议钓鱼执法一事时,或许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机并不只是钓鱼执法。而他在老汉身边时的诸种反应,都昭示出他自身对汉尼拔的向往。“感受到了难以逃脱的邪恶诱惑”正是他逃脱老汉的动机。


当然如果第四季他俩都没死威尔的矛盾们还可能会回来。嘤嘤。




——我是个标题党。用废话做游戏很好玩。装完逼就跑真刺激。



第二季这个出狱后的傲娇女王杯(x 帅到爆炸!!!收拾得干干净净后这种文雅的小气质^q^ 请让我舔一下(住口

楼诚【Love me again】1。脑洞来自b站视频原作者曲辛稼

天了撸,不要太带感!!码码码

乌陆陆:

一时心血上涌的产物,前路未知,感谢原视频作者,av号3127004,楼诚夫夫虐狗过程全记录,配合视频服用更佳谢谢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叮铃铃铃—
新潮的洋式电话在晚饭后突如其来的响起,正在厨房洗碗的人闪出头来,望了望客厅,在米白的抹布上随意的蹭了蹭,用一双还在微微滴水的修长指尖轻轻捏起电话。
“你好。”
在这个年代的香港,大多数人庸庸碌碌穿梭在城市的街道,拥挤在凌乱的格子间筒子楼里面,作为一个单身汉,能独自居住在这样精致宽敞的公寓,安装这样昂贵且时髦的电话机,实在是令人艳羡的。
何况这间公寓住的还是一个早早富贵的年轻人。
年轻的男子是两个月前刚刚搬过来的,会一些广东话,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,这是极难得的,发型抿得铮亮的三七分,笔挺的西装还带着清新的肥皂味,皮质的腰带和手表,无处不彰显着这人先进的品味和自信的炫耀,一件蓝黑呢子大衣却像刻意的低调,遮盖了他修长纤细的身形。
看样子是个讲究的人,这使住他隔壁的老房东对他十分放心。
男子放下皮箱,在房间四处走走看看。
“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,都是新装修的,我的儿子和媳妇搬去了上海,这暂时空着,你看啦,家具都是新的,我就住在隔壁,有事你就敲敲墙。”
上海这个地方,有的人想要进去,有的人想要出来。
男子回过头,一挑眉,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带着精明和化不开的浓情,在这张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却显得无比意味深长且温柔。
“敲敲墙?”
老人的夸夸其谈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男子好奇的蜷起经络分明的五指,轻轻在墙上敲一敲。
“这房子哪里都好,唯独隔音一般,但是旁边就只住了我,我一个老人家,平时睡的又早,不会打搅你。”老人赶紧笑了起来,摊开手坦然的说。
男子看了看手表,已经下午四点了,身体里有些冰凉,多日的漂泊他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和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。
这里是香港,以后不会再有阴谋了,也再没有伪装,自己也是单身一个,怕什么隔音不好,怕自己是多虑了。
“就这里吧。”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掏出真皮钱包。“房租我预付半年,我是做经济的,时常有业务要谈,工作要求我还需要一部电话,所以,麻烦您。”
轻松的掏出一叠钱币,整整齐齐每一个皱褶都舒展着,一切都完美得毫无瑕疵,讲究得彻彻底底,仿佛这个人连周遭的空气都带着一丝充满拒绝靠近的禁欲感。
接过钱,他礼貌的笑一笑,只是轻微勾起嘴角,就足够让人心醉。
老人出了门,举着钱摇摇头,第一次见到这样漂亮潇洒讲究阔绰的公子。

电话铃声被接起的手打断。
“喂。”
电话被接起。
“哎呀,我当然有三个弟弟啦,大的叫明楼,小的叫明台,这个排中间,叫明诚,今年也老大不小啦!”
明楼还没进屋子,就听见客厅里大姐洋洋得意的说话声,她声音明亮尖锐,十里外都能听见她骄傲的语气。
“这个阿诚是顶好的啦,比明楼那个老气横秋的更年轻,比明台那个小不正经的更沉稳,也是留过洋的我跟你说,又洋气,又派头,哎呦不要太漂亮,全上海滩在没有比他更好的小伙子啦!这不是,肚子里有点墨水了不起嘛,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…”
果不其然,明楼推开家门,明镜正坐在沙发上和西洋货行的赵太太通电话聊得热火朝天,看他进来瞬间板起脸,食指朝他忿忿的比量几下,看口型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,白了他一眼。
明楼老老实实颔首表示回到家了,径自上楼。
“大少爷回来了。”阿香打个招呼。“今天炖了甲鱼汤,就快好了。”
金丝眼镜反着光,没有听见熟悉的声音,他抬头看看楼上。
“阿诚哥他在您房间里。”
“哦。”
他把大衣挂在手臂中上了楼,轻轻推开房间门。
屋里的人背对着门口,正弯身在一张长板之前,卡其色的西裤剪裁得体,雪白的衬衫包裹在马甲背心里,轻声的吹着口哨,是一首当下歌舞厅流行的满场飞,少年俊朗,神采风流。
“香槟酒气满场飞,钗光鬓影晃来回,灯红酒绿,靡靡之音。”
“大哥回来了。”
背对着的人回过头来,被他打趣笑的眉眼弯弯,放下手中的熨斗走过来接过他的大衣,抖落抖落,挂在一边。
“怎么回来的?”明诚拿起茶杯。
“特高课派车送我回来的。”明楼拿掉围巾,接过热气腾腾的茶水。
“南田洋子又有什么事?”
明诚双手插兜倚靠着椅背,轻蔑的哼了一声,表示对她的不屑,明楼坐下,抿了一口热茶。
“也没什么事,不过就是照例的询问罢了。”
这话回得不咸不淡,带着拒绝的意思阿诚很明白。
明诚的笑渐渐散开,他从小陪伴在明楼身边,了解他一切伪装下最真实的面孔,可近来他越来越发现,无论毒蛇或是眼镜蛇,在他面前都那么透明,偏偏是明楼这个人,是让他最看不透的。此刻他眉间聚齐的冰冷,以及对他抛来淡淡的眼神,没有温度,冰凉到心里。
阿诚不自觉的把双手从兜里掏出来,站直了看着他的眼睛,有些慌张。
“大哥,怎么了?”
“你注意一点德行,少听这些腐败淫靡的歌曲,端正好你的姿态。”他又抿了一口茶,眼神瞥到一边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“对不起…”
“衣服不用烫了吗?”
“哦对!”
明诚赶忙拿起熨斗,明楼拿起桌上的报纸,看得聚精会神。
他偷偷回头瞄了一眼,金丝眼镜正仔细的阅读着每一个油墨字眼。
最近大哥很奇怪。
应该说,是从巴黎回到上海,再次遇到汪曼春之后,大哥对待他就冷淡了不少。
那样的美女,青梅竹马,日久生情,也不怪。
想到这里,他不禁嗤之以鼻。
有事找阿诚,没事汪曼春。
明楼借着报纸的遮掩,望着明诚的背影,这会儿不再如方才进门时那样充满活力,倒像霜打的茄子一样。
阿诚的心意,他并非不懂。
要装的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,无动于衷心如止水,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今天南田洋子笑意盈盈的把他请到特高科,聊起阿诚的时候,那种势在必得的满足藏不住一般从嘴角溢出来,像是筹谋着一块肥肉的狐狸。
然而这块肉,可是他明楼紧紧衔在嘴里的。
怎么样才能装作一不小心,把这块裹着刺的肥肉掉进在树下蓄谋已久的狐狸嘴里,明楼这只乌鸦还要好好考虑。
“您的助手明诚,他很优秀。”她双眼散发着十分精明的光,不愧一个女子就能做到特高课的课长。
明楼晃晃酒杯,一口喝尽了。